SNAPSHOTS x MOMENT IN TIME | 香港般的地方 A Place Like Hong Kong #2

SNAPSHOTS x MOMENT IN TIME | 香港般的地方 A Place Like Hong Kong #2

廉政 Probity in Governance 每一屆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就職誓詞中均有「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幾句。香港素來以廉潔奉公為傲,香港人也珍視這個來之不易的價值。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一四年的民意調查中,有超過九成受訪者同意或非常同意公正廉潔是香港的核心價值,緊隨在法治之後。但是,政府前任第一、二把手相繼被控貪污,香港的廉潔受到了衝擊,究竟廉政能不能夠延續下去呢?     香港,勝在有ICAC? Zero Tolerance? 【廉政公署的成立】 香港的廉潔絕對來之不易。在上世紀六七年代,香港人口大幅增加,製造業蓬勃發展,同時貪污的情況也很嚴重。當時,社會資源未能夠趕及社會需要,不少市民為了及早獲取公共服務,而被迫「走後門」,例如病人要「打賞」醫院的亞嬸,才可取得開水或便盆。其中,貪污風氣在警隊中最為嚴重,受賄的警務人員包庇各種非法罪行,使社會治安受到嚴重的威脅。1973年,葛柏案引發市民對於貪污的不滿,港督遂按照調查委員會的建議,宣布成立一個獨立的反貪污組織。 廉政公署(下稱「廉署」)因此於1974年正式成立,以執法、預防及教育「三管齊下」的方式打擊貪污,當中包括調查公私營機構人員,並確保各項公共選舉得以公平、公開和誠實的進行。廉署獨立於任何政府部門,直接向港督負責,以維持獨立運作。除此以外,政府也推行「高薪養廉」的政策,向公務員提供優厚的薪酬和福利,增加貪污的代價,以減少貪污的動機和可能性。 【廉潔的價值】 廉署成立初期,有關政府部門的貪污投訴遠比涉及私營機構的為多。到了八十年代中期,廉署成功瓦解政府部門的集團式貪污,並推動了廉潔的風氣,使得廉潔奉公漸漸成為了香港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也是香港得以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自1995年國際反貪組織「透明國際」發表廉潔指數以來,香港一直名列前茅。香港也多次被美國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選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而廉潔程度是十項評估項目之一。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表示,本地及海外公司在本港作出投資及發展業務時,都信賴本港具有完善而嚴謹的制度,監管公職人員及商家的行為。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更指:「如果廉署玩完,香港都會玩完」。可見廉潔與廉署對於香港的重要性。 【回歸後的廉署】 《基本法》第五十七條繼續訂明廉署獨立運作,向行政長官負責,但英文版卻引起一些爭議。《基本法》中廉署翻譯為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刪去Independent,令人擔心廉署的獨立性受影響。 儘管如此,《防止賄賂條例》等法例仍依然授予廉署龐大的調查權力,當中包括查閱被懷疑人物的銀行帳目、私人文件及資產資料。其中,第10條規定,若行政長官或任何公職人員的財富高於擔任公職時的收入,除非該人能對該等財產來源向法庭作出圓滿解釋,否則即屬犯罪。另外,第14條訂明,受查或與案相關人士人若接獲廉署的通知書,必須如實陳述所有事實。以上兩個條款分別違反了普通法「無罪推定」原則與保持緘默的權利,被視為廉署的尚方寶劍,更凸顯出廉署權利範圍之大。 為了監察這些特別權力的運用,廉署設有多個監察機制,防止濫權。廉署除了直接向行政長官負責,並需要定期向行政會議匯報;立法會亦有權要求廉政專員出席會議,解答有關廉署政策、運作的問題,甚至可以進一步賦予或撤銷廉署的權力。廉署調查完畢後,律政司司長獨立行使檢控權,避免濫權。除此以外,政府也設立了四個諮詢委員會,由特首委任社會賢達,就廉署的整體工作方針、調查工作等提出建議。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指,其中,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有權審查所有舉報,能夠左右,以至決定應否結束調查。公眾也可以就廉署人員的行為或廉署的工作常規及程序向獨立運作的事宜投訴委員會投訴。 然而,廉署的成功不單取決於監察的機制,還取決於市民的信心和支持。可是近年來,廉署的公信力多番受到質疑,而多名前高管被控也產生香港的廉潔受到衝擊的觀感,以下將會回顧回歸二十年來香港廉政所遇到的挑戰。 【The establishment of 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 (ICAC)】 Hong Kong's cleanliness today concerning corruption is not god-given. In the 1960s and 70s, as Hong Kong's population and the manufacturing industry grew exponentially, so as corruption. At the time, public resource could not meet public demand. Hong Kong citizens often had to bribe to obtain public services they were entitled to. For example, patients have to give cleaning ladies in hospital "tips" to get basic services such as water and bedpans. Corruption among the police was particularly rife. Bribed police officers tolerated all kinds of crimes, directly endangering the lives of citizens. Hong Kong people's discontent with corruption reached a boiling point in 1973 with the Godber case. The Governor at the time Sir MacLehose announced the establishment of ICAC according to suggestions made by the investigation committee. The ICAC was therefore established in 1974. Its mission is to combat corruption using a "three-pronged...
Read More
SNAPSHOTS x MOMENT IN TIME | 香港般的地方 A Place Like Hong Kong #1

SNAPSHOTS x MOMENT IN TIME | 香港般的地方 A Place Like Hong Kong #1

法治 Rule of Law 今年正值香港回歸二十週年,劍橋大學香港及中國事務會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Hong Kong and China Affairs Society) 與倫敦經濟與政治學院HKPASS聯手合作,一連四天出版「香港般的地方」系列回顧。從香港過去二十年的社經、政治大事,探討我們一直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的變遷,從中探索香港的前路。 In light of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Hong Kong’s Handover, the Cambridge University Hong Kong and China Affairs Society and the LSESU Hong Kong Public Affairs and Social Service Society jointly present our Handover series -- ‘A Place Like Hong Kong’. The series features major societal events that shaped Hong Kong in the past 20 years, and how the core values, deemed the cornerstone of our society, have evolved since then. While analysing the timeless societal values our society holds dear, we wish to explore with you the future of Hong Kong.     在一個法治社會中,不單市民要守法,政府也同樣需要守法。提到“法治”,普遍大眾也會想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制度公平、公開及一致,政府的權力為法律所限制和司法獨立等原則。香港被稱為“法治社會”,法治在港人心中是崇高的核心價值,究竟我們身處的社會如何體現出法治精神呢? 法律制度公平、公開及一致 1997年香港回歸,在一國兩制下,《基本法》是香港的憲制性文件。《基本法》保障法律制度的公正,香港的一切法律必須以不違背《基本法》為依歸。香港的法律制度維護所有市民在陪審團制度下接受公平的審訊、所有人均有無罪推定和上訴的權利。同時,《基本法》規定,法官的產生須由本地法官、法律界及其他界別的知名人士所組成的獨立委員會推薦。《基本法》第85條更規定法官進行的審判將不受法律追究,令法官不須擔心外界的壓力,可以自主地作出判決。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據《基本法》第25條,「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所有市民犯法皆會依法處理並受到懲處,即使是政府也不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同時,港人所受到的保障亦是平等。27條至28條亦表明,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權利和自由受到保障。 司法獨立 法院審訊不受行政和立法機關干預,享有獨立的審判權和終審權。《基本法》(第二條)保留了香港殖民地時期的三權分立制度,行政權(香港政府)、立法權(立法會)和司法權(各級法庭)三權獨立運作,互相制衡,以避免有任何一方權力過大或管治者濫權的情況。法律一經制定,解釋法律和按照法律判決的權力則完全屬於司法機關,政府和立法會不能再作干預。 雖然“法治”兩字並未有出現在基本法中,香港社會崇尚法治,港人的自由、生命和財產受到安全的保障,這種精神締造了安定的生活環境。香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法治也是最為重要的條件之一。在公開公平的法律制度下,營商人士和投資者對香港的營商環境有信心。獨立的司法制度亦讓政府更加注意其政策措施,市民的權益和自由也進一步受到保障。 When one mentions the constitutional principles of Hong Kong’s ‘rule of law’, most evoke conceptions of equality,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the fairness of judgement as embodiments of this very core value. The legal system of Hong Kong remains a source of pride for Hong Kong people and the sanctity of ‘rule of law’ remains our most...
Read More
Snapshots #3 – 六四二十八年, 04/06/2017

Snapshots #3 – 六四二十八年, 04/06/2017

1989年,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逝世引發北京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發起的學生運動。學生表達對貪污、官僚制度等改革開放引申的社會問題的不滿,並逐漸演化為對民主自由的追求。六月三日晚上,中國政府派遣解放軍進行清場行動,當中包括使用坦克車輾壓人群、以實彈射擊及施放毒氣彈等,死傷人數難以估計。中共至今仍將運動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引起兩岸以致國際堅持平反六四的聲音。 六四至今二十八年,當年許多記憶都漸漸被淡忘。今天兩岸三地的大學生都沒有經歷過六四的洗禮,加上本土思潮的崛起,對於六四似乎多了一份莫不關心的距離感。這份距離感是為了釐清自己與中共政權的關係,還是出於缺乏對於六四切身的了解,實在不得而知。然而,過去二十八年間,改變的還有中國本身,改革開放讓中國搖身一變成為全球經濟的火車頭,國際地位也大幅提升。當年在廣場上的學生,今天究竟有多少還堅持中國民主化的要求,有多少又因為中國的崛起承認中共政權?廣場上另一端的官員又有多少仍維護着當天以保護政權穩定為先的堅持,又有多少為學生的死傷而後悔? 下文列舉了當年廣場兩端五位人物的現況和他們今天對六四的看法。 【李鵬 – 國務院總理】 李鵬為時任中國國務院前總理,在運動歷時的兩個多月間均主張以強硬手段回應,是決定暴力清場的其中一位重要人物。在六四前夕,李在電視上發表措詞強硬的「五·一九講話」,引起更加大規模的示威活動;並簽署國務院命令,在北京部分地區戒嚴。隨著事態加劇,他與鄧小平、數名中共元老及政治局常委召開會議,允許「使用任何手段」實施清場以「結束暴亂並且恢復首都秩序」。李在六四事件後續任國務院總理,並在1998年轉任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然而,他1993年連任總理時有210張反對票,在中共歷史上實屬罕見。他退任後撰寫了多部回憶錄,包括《關鍵時刻:李鵬六四日記》,但被中共高層禁止出版。日記內容及後由趙紫陽秘書鮑彤之子鮑朴在香港出版;當中顯示李與鄧小平強硬對待學生運動,並拒絕對請願學生讓步。從回憶錄的內容可見,李似乎為自己不惜「賠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也要捍衛一黨專制的決心而驕傲。 【陳希同 – 北京市長】 陳希同為時任北京市長。趙紫陽指他是將學運定性為動亂的領頭人之一。但在他出版的回憶錄中,他否認自己是北京戒嚴指揮部的「總指揮」。陳於1995年在權爭中失勢,以「貪污罪」下獄。他在2004年因健康問題保外就醫,並在2013年六四前夕逝世。他晚年表示對於六四「作為市長,我感到難過……假如處理得當的話,一個人都不應該死,而事實上,那天死了好幾百人。」其回憶錄的作者指出他對六四事件的認知,並未擺脫「執政者的思維定式」;但對話過程,體現出陳「人性的復蘇和掙扎」。 【王丹 – 北京大學學生】 王丹六四運動擔任北大學生籌委會常委、北京市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常委,積極領導廣場上的學生活動。六四事件後,他被中國政府通緝,並兩度入獄,及後獲准保外就醫逃亡到美國。他在美國哈佛大學完成學業後,到了台灣大學擔任教授,並積極支持台灣太陽花運動和香港的民主運動。他最近宣布赴美,投入推動中國人權及民主的工作。 【柴玲 – 北京大學學生】 柴玲在六四時間中曾擔任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總指揮,並是學生絕食抗議的倡導者之一。她在六四後逃亡到美國,現為軟件公司Jenzabar的創辦人兼總裁。柴玲於2010年歸信基督教,並透過「女童之聲」的組織關注中國計劃生育政策。她在2014寫給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的信中寫道如果六四的時候認識上帝,她會勸學生不要上街、絕食;並指她「原諒鄧小平和李鵬,原諒1989年衝進天安門廣場的士兵」。王丹及丁子霖都對寬恕表達反對態度。 【李錄 – 南京大學學生】 李錄為六四事件後被通緝的21名學生領袖之一。他當時在南京大學修讀經濟,並在四月始在天安門廣場帶領學運。六四事件後,他逃到美國,在哥倫比亞大學繼續學業,並創辦私募基金喜馬拉雅資本(Himalaya Partners)。巴菲特在2003年成為其基金的其中一個主要客戶,並有傳他會成為巴菲特的接班人。2010年,他隨巴菲特合法返回中國大陸,成為首名回國的流亡學運領袖;並在15年在北京大學的投資課程擔任演講嘉賓。他曾在微博撰文指大陸史無前例的經濟增長,因「有一個具有超強執行能力,聚集了一批優秀人才的執政黨」。 他們的堅持或轉變不但折射了社會不同階層今天對於六四的看法,更讓我們深思今天中國經濟的發展對於政治改革的影響。中國崛起是否意味着中國已經沒有了推動民主化需要?民主自由對於今天的中國有什麼意義?   The death of Hu Yaobang, former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riggered the student movement in Tiananmen Square in 1989, commonly known as the June-Fourth Event. University students in Beijing voiced their discontent towards social issues that came to light from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such as corruption and bureaucracy. The movement expanded and students protested for freedom and democracy in China. On the night of 3rd June, the Liberation Army raided the Square. Lethal and brutal forces such as tanks, guns and poisonous gases were deployed to clear the Square. It is difficult to estimate the number of casualties. The Central government still categorizes the Event as an anti-revolution riot. Many across the Greater China region have been seeking for an official reassessment of the crackdown and demanding for official rehabilitation of those involved with the movement. The memories of the June-Fourth Event have been...
Read More
Snapshots #2 – 林鄭月娥的承諾, 28/03/2017

Snapshots #2 – 林鄭月娥的承諾, 28/03/2017

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於上週日舉行。林鄭月娥以777張選委票擊敗取得365票的曾俊華以及21票的胡國興,成功當選成為下任行政長官。她競選時的承諾、願景和計劃,究竟有多少能被實踐,又有多少會被重重的困難淹沒? 面對社會上的分歧,林鄭月娥於當選感言中提到她首要的工作是要「修補撕裂,團結大家」,並且透過多聆聽社會上不同聲音和政績來贏取反對聲音的認同。對於被質疑當選後需要向支持她的團體和商家「還債」,林鄭月娥在三月十四日的選舉論壇上則表明自己在選舉中沒有「欠任何人任何東西」,承諾會以香港市民的最大利益施政。她在政綱中也特別提到針對青年人的前景提出「三業三政」(學業、事業及置業,議政、論政及參政),應許年輕一代更多發揮的空間和投身事業的機會。而在商業電台的專訪中,林鄭月娥指會學習「多聆聽,多溝通」,以至肯定年青人的想法和建議。 面對著已糾結多年的「深層次矛盾」,林鄭月娥在選舉期間的信心和承諾得到多個建制派主導的界別的認同時,卻也招來不少的懷疑。林鄭月娥在選舉前民意支持跌破三成低位,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指,林鄭月娥是首個以較低民望的狀況下當選的候任行政長官,相信這對她日後施政有相當大的困擾。自回歸以來,歷任的三屆特首也無法化解《基本法》二十三條的立法問題,達致普選的路仿似遙遙無期,許多土地、房屋、教育、福利等民生問題仍有待解決。身附三十六年公共行政經驗的林鄭月娥及其團隊,究竟會被難題擊沉,還是能透過實踐承諾而取得香港人的芳心? 現時的香港社會被不少論者評為自回歸以來撕裂最嚴重的日子。梁振英五年前的「齊心」無法修補社群和政見之間的裂痕,十年前說要「做好呢份工」的曾蔭權更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罪成而被判入獄。若能遇到一位真正以香港人利益為先、以真心聆聽意見、有能力化解矛盾的特首將會是香港人的最大福氣。林鄭月娥的「同行」,又是否真的可以帶動香港人走上一條團結的路?讓大家一起來拭目以待。 The fifth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was held last Sunday. Carrie Lam defeated John Tsang and Woo Kwok-hing, the other two candidates, with a vote count of 777, significant higher than Tsang’s 365 and Woo’s 21. She will be appointed as the next Chief Executive. Will she confidently implement the promises, vision and plans she had for us during the election campaign, or will she be daunted by the difficulties ahead of her? Faced with the current discord in society, Lam said in her victory speech that her first goal is to “heal the society, unite the people”. She will do so by listening to different stakeholders and winning approval with her action. When asked how to return the favour her supporting organisations and the business sector did for her, Lam said in an election forum on March 14th that she did not "owe anything to anyone”. She promised to administer with the interest of the Hong Kong people in mind. In her manifesto,...
Read More
Snapshots #1 – 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 24/03/2017

Snapshots #1 – 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 24/03/2017

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將會於本星期日(三月二十六日)舉行,1,194名選委將會從曾俊華、林鄭月娥及胡國興三名候選人中選出未來五年帶領特區政府的首長。以下各項是特首選舉的基本需知 。 The Chief Executive (CE) election will be held this Sunday (March 26th). 1,194 Election Committee members will elect the new CE, who will lead the HKSAR government for the coming five years. The three candidates are John Tsang Chun-wah,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 and Woo Kwok-hing. We have compiled some basic information about the election to prepare you for it. 特首選舉2017政綱比併 -《香港01》 https://goo.gl/znZzUZ (一)什麼是選舉委員會? 二零一七年的政改方案前年在立法會被大比數否決,因此今屆行政長官選舉與二零一二年一樣,由1,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選舉委員會由來自38個界別的委員組成,他們能夠投下關乎香港未來關鍵的一票。大部分選委由近24萬界別選民選出,界別選民的數目佔全港合資格選民少於7%,因此經常被批評選民基礎不足。 本屆選舉委員會中有部分當然選委身份重疊,加上青年新政游蕙禎與梁頌恆喪失當然選委議席,因此實質只有1,194名選委。選舉委員中,非建制派掌控327席,而建制派則佔其餘大多數。 1. What is the Election Committee? The 2017 electoral reform proposal was voted down by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and that means the election method of this CE Election will be the same as the one in 2012: the CE will be elected by 1,200 Election Committee members. The Committee is comprised of members from 38 sectors, each with the power to cast a vote decisive for the future of Hong Kong. The majority of Election Committee members are elected by about 240,000 voters - this is less than 7% of registered electorate in Hong Kong. This may explain why the...
Read More
Snapshots #6 – 釋法懶人包, 12/11/2016

Snapshots #6 – 釋法懶人包, 12/11/2016

何謂人大釋法? What do we mean by NPCSC’s interpretation of the Basic Law? 人大即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是中國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常設機構。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在全國代表大會代表中產生。香港的人大代表共有36人,在香港的1200人選舉委員會中產生。 釋法即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基本法)作出立法解釋。《基本法》第158條說明「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因此人大常委會擁有基本法之釋法權力。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Standing Committee (NPCSC) is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PC, which is the legislature of the PRC. It has the constitutional authority to modify legislation within limits set by the NPC, and thus acts as a de facto legislative body. Hong Kong has 36 representatives in the NPC, all elected in the 1200 people election committee. Article 158 of the Basic Law gives the NPCSC the power to interpret the Basic Law. 人大可以在什麼時候釋法? When can the NPCSC interpret the Basic Law? 此問題具爭議性。基本法第158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為唯一認可機構可主動向人大提出釋法請求。然而,在人大五次釋法中,只有2011年「剛果民主共和國案」是由終審法院主動提請,其餘四次均由人大主動釋法,或由時任的行政長官提請人大釋法。範圍方面,根據《基本法》條文,人大只應在案件涉及「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時進行釋法。而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本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有權對條款進行解釋。 不過,在1999年的劉港榕訴入境處處長一案中,特區終審法院曾反駁以上觀點,並於判詞中寫明,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對香港基本法的主動解釋權,而其解釋權是「全面而不受限制的(general and unqualified)」。宣布參選行政長官的退休法官胡國興指出,根據《基本法》第158條,人大常委會有權主動釋法,並不是違法的事,惟他認為「觀感不好」,「好像會給予法官壓力」。 This is a controversial question. Article 158 of the Basic Law states that Hong Kong’s Supreme Court is the only recognised body to request an NPC interpretation. However, in the NPC’s past 5 interpretations, only one was requested by the Supreme Court. The same article also stipulates that the NPC should only issue an interpretation when matters relate to China’s affairs or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ina’s...
Read More
Snapshots #5 – 立法會宣誓 – 人大釋法, 02/11/2016

Snapshots #5 – 立法會宣誓 – 人大釋法, 02/11/2016

青年新政兩名候任議員的宣誓風波,法院定於明天(11月3日)開始審理,裁決二人能否保得住議席。正當大家等待法院作出判決之時,《信報》專欄作家突然指政圈傳出消息說人大計劃就《基本法》第104條作出釋法,而該條文規定立法會議員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消息指,中央將於明天開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釋法聽取意見,而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昨晚已赴京參與會議。根據各傳媒的報導,今次將是人大主動釋法,很可能於本周、即本港原訴法庭就宣誓案未有判決之前,經已釋法。 大律師公會今午發表聲明,認為若人大執意在此階段主動釋法,將對本港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帶來極大衝擊,亦會嚴重削弱港人以至國際間,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信心,實為百害而無一利。主席譚允芝在訪問中質疑,人大釋法令人覺得本港法庭不能就案件行使裁決權,而是由人大解釋的法律代替,「在司法程序已經開展,但未走到盡頭時作出解釋,是前所未有的。」 在本港現存的法律制度下,基本法賦予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全面的解釋權,而其所作出的解釋對香港的法院具約束力。這一點是終審法院所認同的。但高等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去年撰文指出,雖然人大有權這樣做,在任何情況下,人大都不應行使釋法權力去推翻香港法院的判決,因為這會對香港的司法獨立帶來負面影響。 然而,若果人大常委會在案件未審結前就釋法,對法治的衝擊恐怕更為嚴重。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認為,未審訊先釋法對司法制度帶來的破壞大得多,「在判決之前釋法,是影響整個司法制度,不是只是影響一宗的訴訟而己。」陳認為,此例一開,絕對會破壞對香港法制、法治的信心,「政府同相關人士打官司,人大唔想法院判,就釋法,等你無得判,對法制衝擊非常大,還有誰會相信香港法制?」 有報章引述可靠消息指,人大釋法主要會解釋條文中「依法宣誓」的具體含義及點出不依法宣誓的各種表現形式及後果。陳文敏擔心今次釋法條文內容或太具體,衝擊釋法與判案的分界線。他認為,一旦釋法內容十分具體,例如涉及什麼言行與宣誓內容有衝突等,「已經不是解釋一條普遍性法律,而是類似判案。」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亦認為《基本法》第104條用字很簡單,不清楚人大能如何在不觸及本地相關法例的情況下作出釋法。具體的釋法只會加速破壞香港人為之驕傲的法治系統。 梁振英 VS 游蕙禎梁頌恆梁君彥 — 宣誓司法覆核案懶人包 https://goo.gl/Tt91Sq 政府要求法院推翻立會主席裁決 涉違三權分立原則- Snapshot https://goo.gl/DXiRdr 李國能:終審法院- 評台 https://goo.gl/beUFd1 「在所難免」的第五次釋法 為何會在法律界眼中禍害至深-立場新聞 https://goo.gl/HpiVdn 大律師公會聲明全文-立場新聞 https://goo.gl/xhCgXA...
Read More
Snapshots #4 – 立法會宣誓, 28/10/2016

Snapshots #4 – 立法會宣誓, 28/10/2016

在十月十二日召開的第一次立法會大會中,多名候任議員以不同方式宣讀誓詞。當中青年新政成員梁頌恆和游蕙禎分別展示「香港不是中國」的橫額和把「中國」發音成「支那」,不獲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接納其宣誓,以致未能參與包括立法會主席選舉等會議及表決直至其完成宣誓儀式。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十月十八日裁決包括梁、游在內的5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無效,並批准他們在十月十九日的大會重新宣誓。 十月十八日傍晚,律政司代表申請人行政長官梁振英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緊急入稟要求法庭頒下緊急臨時禁制令,以及尋求司法覆核許可,要求推翻梁君彥的裁決,禁止梁、游再次宣誓。 這舉動引起社會關注行政長官是否透過司法系統干預立法機關事務,被質疑有違三權分立原則。 與此同時,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於《明報》撰文,指香港的政治制度「不是三權分立,從來不是,現在也不是」。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指,基本法並沒有說明香港「三權分立」,只提及司法獨立。對行政長官入稟覆核立法會主席權力,范徐麗泰認為做法可以理解。 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接受訪問時指出,案例清楚顯示本港具「三權分立」,並指出終審法院曾在二零一四年梁國雄拉布案中指出,在三權分立原則下,法院一般不會干預立法會內部運作。但同時,陳認為梁國雄案只是涉及立法會議事規則,但本次宣誓風波或牽涉基本法,並有可能需要人大釋法。 法官區慶祥作出裁決時指政府不足以說服法庭批出臨時禁制令,但批出司法覆核許可,案件排期十一月三日開審。 梁振英-vs-游蕙禎梁頌恆梁君彥-宣誓司法覆核案懶人包 http://bit.ly/2eMeUXd 香港究竟是否三權分立?(陳弘毅) - Cable TV https://www.facebook.com/icablenews/videos/573996426125763/ 香港政制是三權分立嗎?- 評台 http://www.pentoy.hk/時事/c298/2015/09/24/香港政制是三權分立嗎?/ 宣誓風波提請釋法時機成熟? 學者:屬北京最後一著 - 852郵報 http://www.post852.com/183791 【宣誓風波】梁君彥反對覆核 青政批政府濫用司法程序 - 香港01 http://www.hk01.com/%E6%B8%AF%E8%81%9E/49197/-宣誓風波-梁君彥反對覆核-青政批政府濫用司法程序  ...
Read More
Snapshots #3 –  選管會政治審查, 01/08/2016

Snapshots #3 – 選管會政治審查, 01/08/2016

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於七月十四日,即提名期完結前兩日,要求今年九月立法會所有參選人士簽署確認書,表明擁護部分《基本法》,包括香港是中國不可分 離的部分,否則可能會被取消參選資格。這前所未有的安排引起了社會極大迴響,被猛烈批評為政治審查,沒有給予所有持不同政見的參選人被選權。七月三十日, 選管會開出先例,以候選人推廣港獨,違反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為由,取消香港民族黨陳浩天的參選資格。截至八月 一日,再有兩名參選人楊繼昌和中出羊子因宣揚港獨而被剝奪立法會選舉參選資格。 根據《基本法》第二十六條及二十七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享有被選舉的基本權利,亦享有言論自由。政府在沒有經過在公眾諮詢期接受質詢和沒有清楚指 出使用確認書的法理基礎的情況下,利用確認書剝奪持某些政治主張的參選人的立法會選舉參選資格,與保障香港居民基本權利的義務相違背。這先例一開,日後政 府將更有可能透過不合理的行政手段限制香港居民的政治權利,對政制發展的破壞不堪設想。 相關資料: 二十一個團體譴責梁振英政府政治思想審查 干預公平公正選舉 https://www.facebook.com/proglawgroup/photos/a.455221741311370.1073741830.446311465535731/695674317266110/?type=3&theater 立場新聞: 陳浩天被禁參選 政府迅速回應:港獨違憲,支持選舉主任決定 https://thestandnews.com/…/%E9%99%B3%E6%B5%A9%E5%A4%A9%E8%…/ 立場新聞: 香港民族黨陳浩天 遭選管會取消參選立法會資格 https://www.thestandnews.com/…/%E6%94%BF%E6%B2%BB%E5%AF%A9…/ ...
Read More
Snapshots #2 – 高鐵爭議 Part 2, 15/03/2016

Snapshots #2 – 高鐵爭議 Part 2, 15/03/2016

高鐵工程衍生種種問題不容忽視 市民務必繼續關注事態發展 高鐵工程廣受關注和批評是因為爭議涉及法制、經濟、政治、公共財政、交通安全等範疇,影響十分廣泛。當中主要問題包括: 1.「一地兩檢」法律爭議 「一地兩檢」即是在香港高鐵總站完成香港離境及中國大陸入境的兩項程序,減少過境所需時間。然而,這安排意味著內地執法人員需要在港執法,違反《基本法》第18條。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建議透過《附件三》將內地公安執行法例引入香港,引起法律界及市民對破壞香港法治、高度自治及一國兩制的擔憂。然而,若高鐵需在路段中間設置中途站做檢疫或辦理出入境手續,將對高鐵的概念大打折扣。 2. 經濟效益成疑 自高鐵工程開始後,港鐵公司在工程上和政府在監管上頻頻出現漏洞,以致不斷需要更多撥款。高鐵項目在未來仍有機會繼續延超支,損害公共財政。再者,政府早前承認實際行車時間比一直宣稱的48分鐘為長,而且若不能實施「一地兩檢」行車時間將會更長,令高鐵社會收益比預期低。政府亦不願考慮其他若停建的可能性,但根據中文大學姚松炎教授推算,其中一個高鐵改建方案的經濟內部回報率為11.5%,比續建高鐵的回報率4%高出近兩倍。 3.使用內地型號列車存在安全隱憂 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指出香港一向跟從歐盟安全標準,但港鐵回應安全質疑時僅指高鐵列車符合歐盟有關車身結構設計指引,間接承認了不符合歐盟有關列車相撞後須能減低傷亡的「被動安全」標準。 詳細分析請細閱以下社評: 1. 香港電台: 鏗鏘集 :高鐵何價? (22/06/201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ct5nAOdYp0 2. 立場新聞: 駁梁振英一地兩檢歪論│呂秉權 (04/12/2016 21:57) https://thestandnews.com/…/%E9%A7%81%E6%A2%81%E6%8C%AF%E8%…/ 3. 蘋果日報: 請馬時亨收回高鐵歪論│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 黎廣德 (27/01/2016)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127/19468334 4 香港01:【拆局】:高鐵撥款通過一了百了? 五大問題未解決 (12/03/2016 10:00) http://www.hk01.com/…/-%E6%8B%86%E5%B1%80-%E9%AB%98%E9%90%B… ...
Read More